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四合院:从开大车开始全部章节 第766章 郁闷的刘海中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?,

    刘海中再也忍不住了?,

    板着脸对棒梗说道:“棒梗?_[(.)]???%?%???,

    你小子?,

    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胆了,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

    你小子现在竟然没有一点礼貌吗?就这么对待你的长辈的吗?”

    听到刘海中的话,棒梗冷哼一声说道:“刘海中你在胡说什么呢?

    什么长辈呀,我看了你是老糊涂了,我跟你压根就没有任何关系,你凭什么自称为我的长辈

    你以为你年长几岁多吃了几年大米饭就能够当别人的长辈了吗?我呸,你简直是痴心妄想”

    刘海中没有想到自己刚说了一句话,就被棒梗劈头盖脸的教训了一顿

    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对付棒梗了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换成是刹住或者是贾东旭。

    刘海中可以直接冲上去,劈头盖脸的甩他们一顿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棒梗很明显,比他要小一辈儿

    他要是敢收拾棒梗的话,那就是以大欺小

    要是别人看到了,肯定会指责他的

    刘海中这个人也是非常要脸面的人,要不然在从二大爷的位置上碾下去之后,也不会这么的郁闷

    刘海中最终咬了咬牙,指着棒梗的鼻子说道:“好小子,你竟然敢这样的对待我,以后你在大院里面有什么事情的话别怪我不罩着你”

    棒梗哈哈大笑,两声说道:“刘海中,你在开什么玩笑呢?我这个人怎么会需要你的照顾呢?

    再说了你现在连大院里面的管事大爷都不是了,你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住户,你有什么本事去照顾别人呢

    我看看你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吧,以后啊,你在大院里面也别求着我办事”

    刘海中没有想到棒梗竟然是这种态度,他觉得如果继续谈下去的话,只能是自讨苦吃

    刘海中咬了咬牙说道:“棒梗好好好,这件事情我记住了”

    说完话,刘海中转过身气呼呼的离开了他,决定以后一定要想办法让棒梗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厉害

    棒梗对于刘海中的威胁,压根就不以为然

    在他看来,刘海中现在已经在大院里面被李卫东欺负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了

    像这样的人有什么作为呢?

    刘海中离开之后,已经接近天黑了棒梗

    又蹲在那里等了足足三个小时还是没有看到阎解成回来

    眼看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钟,棒梗还是没能看到阎解成的身影,他这个时候才感觉到有一点不妙

    “阎解成这家伙难道说是在骗我的,他难道说拿着我的钱逃走了?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棒梗,立刻站起了身,他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回家休息了,快步来到了轧钢厂

    他要找阎解成算账

    这个时候轧钢厂已经下班了,厂门口紧紧的关闭了

    棒梗走到门岗房前面,在玻璃上重重的敲了几下

    “快开门,赶紧给我开门啊”

    如果在平常的话,棒梗的态度也不会这么恶劣,但是现在棒梗一想到自己。竟然被骗了四百块钱他的心中就充满

    了怒火

    那些保卫干事们正在门岗房里面闲扯,打发无聊的时间。

    听到棒梗的话之后,立刻冷下了脸

    张干事站起身走了,出的:“你是谁呀?在这里咋咋呼呼的”

    棒梗冷哼一声说道:“你管我是谁呢?我告诉你啊,赶紧把大门打开放我进去,我要进去抓骗子”

    听到棒梗的话,张干事有一点摸不着头脑。但是他立刻皱起了眉头:“同志,我不管你跟我们轧钢厂有什么误会,现在我们轧钢厂已经下班了

    如果说你敢在这里闹事的话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”

    张干事其实是已经做到了,非常有礼貌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轧钢厂是重型工厂,并且现在轧钢厂的车间里面还生产摩托车,防卫相当的严密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他怎么可能会放人进去呢?

    但是在棒梗看来,就不是这么回事了

    “好啊,你竟然敢拦着我,你是不是想袒护阎解成那个骗子我告诉你

    我可不是一般人,我是四合院里面的棒梗

    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,你马上把门打开,要不然的话我对你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张干事没有想到棒梗的反应会这么的大,他皱了皱眉头,当时还想再继续解释几句

    这个时候李科长刚好下班路过了大门口,看到有人在闹事,他快步走了过来

    李科长看着张干事问道:“小张是怎么回事?现在已经下班了,怎么还有人在这里吵吵闹闹的”

    张干事连忙把事情的了一遍:“李科长我们也不知道啊,这家伙不知道是从哪里蹦出来的,跑到我们轧钢厂来,他表示他要到我们轧钢厂里面来抓骗子!

    你看看我们轧钢厂里面哪里有骗子啊?刚才我已经跟他解释了,但是他不听啊,还要在这里闹事”

    李科长上下打量了棒梗一番,棒梗年纪不大,李科长也决定不再跟他一般计较

    李科长走上前看着棒梗说:“这位同志,我觉得你可能有什么误会,我们轧钢厂并没有一个叫做阎解成的人

    考虑到这只不过是一场误会,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

    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,我也不跟你一般见识

    但是如果是你要敢在这里再继续大吵大闹的话,那么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”

    李科长对于扎钢厂的纪律要求的非常严

    如果说了解李科长的人都会清楚,肯定是做出了很大的让步

    但是棒梗并不这样认为,他觉得李科长还是在袒护阎解成

    “好啊,你是轧钢厂里面的领导是吧?我告诉你吧

    阎解成已经进到了你们轧钢厂里面,现在你竟然拦着我,不让我进去找他,你就是在袒护他,我告诉你吧,我也不是好欺负的,如果说你不让我进去的话,我就跟你没完”

    李科长看着棒梗皱起了眉头:“好小子,我看你今天是一定要给我们找麻烦了”

    “什么找麻烦?我是来抓骗子的,你们不让我进去抓骗子,我看是你在给我们找麻烦

    才对?”

    听到棒梗的话,李科长知道这件事情已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

    他冲着棒梗挥了挥手说道:“把这家伙抓起?♂?♂???”

    那些保卫战士们早就看棒梗不满了,只不过他们考虑到扎钢厂的形象才没有抓人

    现在听到保卫科长的命令,那些保卫干事们立刻冲了上来,直接将棒梗按倒在地

    棒梗这个时候还想挣扎两下,只不过他哪里是那些保卫干什么的对手

    棒梗脸上很快就挨了几拳鼻青脸肿了起什么强硬的话了

    “大哥大哥这是误会啊,别打啊,别打啊?”

    李科长当然不能够让棒梗被打坏了,他拦住了那些保卫干事,让保卫干事们把棒梗押回了保卫科

    李科长原本是打算下班的,遇到了棒梗这件事情他也只能够再加一个班了

    李科长坐在审讯室里面看着棒梗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?为什么要来我们轧钢厂闹事呢?”

    要是在以往的话,棒梗肯定会吹鼻子瞪眼,反驳李科长几句,但是他刚才已经被打惨了,他害怕再次挨打

    所以棒梗连忙老老实实的说道:“我叫棒梗,我家住在四合院里面,我是秦淮茹的儿子,我今天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阎解成骗了我四百块钱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不是告诉过你吗

    阎解成不是我们轧钢厂的人,你为什么一定要到我们轧钢厂来了”

    听到棒梗是秦淮茹的儿子,李科长的情绪也变得缓和了一些

    他是认识秦淮茹的,也清楚秦淮茹是李卫东的邻居,不管怎么样,这个面子总归是要给的

    棒梗气愤的说道:“虽然说阎解成不是你们轧钢厂的人,但是他表示能够从轧钢厂摩托车车间里面搞到摩托车票,我才会上当受骗的,并且他借口来到这里拿摩托车票,然后一去不复返了,我不找你们砸钢厂我找谁啊”

    听到棒梗的话。李科长觉得有点好笑:“棒梗你想过没有?既然阎解成能够骗你,他能够搞到摩托车票,为什么他不能够骗你跟摩托车车间没有关系的

    我这样告诉你吧,我们摩托车车间里面要求非常严格

    别说一个阎解成了,就算是我们厂的厂长,也不可能从摩托车车间里面把摩托车票搞出来

    所以阎解成之所以这么说,自始至终就是在骗你,你小子被人骗了。竟然跑到我们轧钢厂来闹事”

    听完李科长的话,棒梗这个时候才明白事情的原委

    他站起身说道:“李科长,既然这是一次误会,那我就先离开了,你放心吧,我不会追究你们轧钢厂保卫科干事打我的事情的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。

    李科长差点笑出声来:“好小子,你以为我们轧钢厂是什么地方啊?我告诉你们我们轧钢厂是国内的重点工厂

    你现在在我们轧钢厂里面大吵大闹了一番,你竟然觉得没有什么事情了,可以离开了,你难道不觉得你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吗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吧,

    就凭借你今天闹事的事情,我就能够狠狠的收拾一顿,然后关你个十年八年的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棒梗吓得脸色发白,连忙苦苦哀求道:“领导这只不过是一个误会啊,你可不能够这样对待我啊

    我是秦淮茹的儿子,还得麻烦你把这件事情告诉秦淮茹。

    罚款怎么样?我让秦淮茹来缴纳罚款?”

    李科长没有想到棒梗竟然会这么简单的就把秦淮茹出卖了

    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别的什么更好的处理办法了

    按照规定,李科长确实可以把棒梗关押几年。

    但是棒梗毕竟是李卫东的邻居

    如果说上纲上线的话,对李卫东的影响也不好

    所以说把秦淮茹叫过来批评一顿,然后再罚一点钱就成了最好的选择

    这样想着,李科长喊来了一个保卫干事,让他去四合院里面走一趟

    这个时候秦淮茹正在家里面焦急的等着棒梗回来

    在以往棒梗虽然说也经常很喜欢在晚上出去跟朋友们玩耍,但是他都是吃过晚饭才出去的

    今天棒梗却没有回家吃晚饭

    秦淮茹在门口朝外面看了好几次,都没有发现棒梗的身影

    “这个棒梗到底干什么去了?他难道不知道家里人在替他担心吗?”

    秦淮茹这个时候等的已经有一点不耐烦了,气呼呼的说道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这话有一些不满意了,他瞪着秦淮茹说的:“秦淮茹,你在胡说什么呢?我告诉你吧

    肯定是因为今天你批评了棒梗,所以棒梗生气了,才会离开的,要不然的话,他怎么可能不回?%?%???”

    秦淮茹郁闷的说道:“贾张氏今天人家给了棒梗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车被棒梗浪费了,我怎么可能不批评他呢

    倒是你整天袒护着他,每一次我批评他的时候

    你总会在旁边跟我生气,这样下去我们如何能够把棒梗教育好呢

    早知道当初我就该听李卫东的话,直接将你撵出去了,让你不要插手棒梗的事情”

    贾张氏瞪大眼说道“好你个秦淮茹啊,我就知道你没有操好心

    你是不是早就巴不得我这个老婆子赶紧滚蛋呢?

    我告诉你啊虽然说你现在拿到了贾东旭的职位

    但是我才是贾家辈分最高的人,你要是敢把我撵走的话,咱们街道办的同志肯定不会放过你的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不但会剥夺你工人的职位,还会把你撵出京城,让你只能够回到农村当一个社员”

    秦淮茹当然知道贾张氏所说的话,只不过是在吓唬他罢了,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心情跟贾张氏争吵了

    当然了,秦淮茹也是在吓唬贾张氏而已,他是贾张氏的儿媳妇,无论如何是不能够把贾张氏撵出去的

    他们两个互相吓唬,已经是属于常规操作了,毕竟他们两个人现在都拿对方没有办法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

    “秦淮茹肯定是棒梗回来了,你怎么还不去开门呢”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敲门声,顿时兴奋了起来,连忙催促秦淮茹

    他在得知棒梗没有回来之后,其实比秦淮茹还要紧张

    毕竟在贾张氏看来棒梗才是他们家里面真正的继承人

    如果说棒梗出了什么意外的话,那贾张氏说不定就会被秦淮茹撵出去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贾张氏自然不愿意看到棒梗出问题了

    秦淮茹快步拉开了门

    看到站在门外的是一个轧钢厂里面的保卫干事,秦淮茹皱起了眉头:“同志,你是不是找李卫东主任的?他住在后院,如果有需要的话,我可以现在把你带过去”

    就凭借你今天闹事的事情?_[(.)]?▃?+?+???,

    我就能够狠狠的收拾一顿?,

    然后关你个十年八年的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?,

    棒梗吓得脸色发白?,

    连忙苦苦哀求道:“领导这只不过是一个误会啊,你可不能够这样对待我啊

    我是秦淮茹的儿子,还得麻烦你把这件事情告诉秦淮茹。

    罚款怎么样?我让秦淮茹来缴纳罚款”

    李科长没有想到棒梗竟然会这么简单的就把秦淮茹出卖了

    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别的什么更好的处理办法了

    按照规定,李科长确实可以把棒梗关押几年。

    但是棒梗毕竟是李卫东的邻居

    如果说上纲上线的话,对李卫东的影响也不好

    所以说把秦淮茹叫过来批评一顿,然后再罚一点钱就成了最好的选择

    这样想着,李科长喊来了一个保卫干事,让他去四合院里面走一趟

    这个时候秦淮茹正在家里面焦急的等着棒梗回来

    在以往棒梗虽然说也经常很喜欢在晚上出去跟朋友们玩耍,但是他都是吃过晚饭才出去的

    今天棒梗却没有回家吃晚饭

    秦淮茹在门口朝外面看了好几次,都没有发现棒梗的身影

    “这个棒梗到底干什么去了?他难道不知道家里人在替他担心吗”

    秦淮茹这个时候等的已经有一点不耐烦了,气呼呼的说道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这话有一些不满意了,他瞪着秦淮茹说的:“秦淮茹,你在胡说什么呢?我告诉你吧

    肯定是因为今天你批评了棒梗,所以棒梗生气了,才会离开的,要不然的话,他怎么可能不回来吃饭呢”

    秦淮茹郁闷的说道:“贾张氏今天人家给了棒梗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车被棒梗浪费了,我怎么可能不批评他呢

    倒是你整天袒护着他,每一次我批评他的时候

    你总会在旁边跟我生气,这样下去我们如何能够把棒梗教育好呢

    早知道当初我就该听李卫东的话,直接将你撵出去了,让你不要插手棒梗的事情”

    贾张氏瞪大眼说道“好你个秦淮茹啊,我就知道你没有操好心

    你是不是早就巴不得我这个老婆子赶紧滚蛋呢?

    我告诉你啊虽然说你现在拿到了贾东旭的职位

    但是我才是贾家辈分最高的人,你要是敢把我撵走的话,咱们街道办的同志肯定不会放过你的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不但会剥夺你工人的职位,还会把你撵出京城,让你只能够回到农村当一个社员”

    秦淮茹当然知道贾张氏所说的话,只不过是在吓唬他罢了,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心情跟贾张氏争吵了

    当然了,秦淮茹也是在吓唬贾张氏而已,他是贾张氏的儿媳妇,无论如何是不能够把贾张氏撵出去的

    他们两个互相吓唬,已经是属于常规操作了,毕竟他们两个人现在都拿对方没有办法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

    “秦淮茹肯定是棒梗回来了,你怎么还不去开门呢”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敲门声,顿时兴奋了起来,连忙催促秦淮茹

    他在得知棒梗没有回来之后,其实比秦淮茹还要紧张

    毕竟在贾张氏看来棒梗才是他们家里面真正的继承人

    如果说棒梗出了什么意外的话,那贾张氏说不定就会被秦淮茹撵出去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贾张氏自然不愿意看到棒梗出问题了

    秦淮茹快步拉开了门

    看到站在门外的是一个轧钢厂里面的保卫干事,秦淮茹皱起了眉头:“同志,你是不是找李卫东主任的?他住在后院,如果有需要的话,我可以现在把你带过去”

    就凭借你今天闹事的事情,我就能够狠狠的收拾一顿,然后关你个十年八年的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棒梗吓得脸色发白,连忙苦苦哀求道:“领导这只不过是一个误会啊,你可不能够这样对待我啊

    我是秦淮茹的儿子,还得麻烦你把这件事情告诉秦淮茹。

    罚款怎么样?我让秦淮茹?@?@???”

    李科长没有想到棒梗竟然会这么简单的就把秦淮茹出卖了

    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别的什么更好的处理办法了

    按照规定,李科长确实可以把棒梗关押几年。

    但是棒梗毕竟是李卫东的邻居

    如果说上纲上线的话,对李卫东的影响也不好

    所以说把秦淮茹叫过来批评一顿,然后再罚一点钱就成了最好的选择

    这样想着,李科长喊来了一个保卫干事,让他去四合院里面走一趟

    这个时候秦淮茹正在家里面焦急的等着棒梗回来

    在以往棒梗虽然说也经常很喜欢在晚上出去跟朋友们玩耍,但是他都是吃过晚饭才出去的

    今天棒梗却没有回家吃晚饭

    秦淮茹在门口朝外面看了好几次,都没有发现棒梗的身影

    “这个棒梗到底干什么去了?他难道不知道家里人在替他担心吗?”

    秦淮茹这个时候等的已经有一点不耐烦了,气呼呼的说道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这话有一些不满意了,他瞪着秦淮茹说的:“秦淮茹,你在胡说什么呢?我告诉你吧

    肯定是因为今天你批评了棒梗,所以棒梗生气了,才会离开的,要不然的话,他怎么可能不回来吃饭呢?”

    秦淮茹郁闷的说道:“贾张氏今天人家给了棒梗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车被棒梗浪费了,我怎么可能不批评他呢

    倒是你整天袒护着他,每一次我批评他的时候

    你总会在旁边跟我生气,这样下去我们如何能够把棒梗教育好呢

    早知道当初我就该听李卫东的话,直接将你撵出去了,让你不要插手棒梗的事情”

    贾张氏瞪大眼说道“好你个秦淮茹啊,我就知道你没有操好心

    你是不是早就巴不得我这个老婆子赶紧滚蛋呢?

    我告诉你啊虽然说你现在拿到了贾东旭的职位

    但是我才是贾家辈分最高的人,你要是敢把我撵走的话,咱们街道办的同志肯定不会放过你的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不但会剥夺你工人的职位,还会把你撵出京城,让你只能够回到农村当一个社员”

    秦淮茹当然知道贾张氏所说的话,只不过是在吓唬他罢了,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心情跟贾张氏争吵了

    当然了,秦淮茹也是在吓唬贾张氏而已,他是贾张氏的儿媳妇,无论如何是不能够把贾张氏撵出去的

    他们两个互相吓唬,已经是属于常规操作了,毕竟他们两个人现在都拿对方没有办法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

    “秦淮茹肯定是棒梗回来了,你怎么还不去开门呢”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敲门声,顿时兴奋了起来,连忙催促秦淮茹

    他在得知棒梗没有回来之后,其实比秦淮茹还要紧张

    毕竟在贾张氏看来棒梗才是他们家里面真正的继承人

    如果说棒梗出了什么意外的话,那贾张氏说不定就会被秦淮茹撵出去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贾张氏自然不愿意看到棒梗出问题了

    秦淮茹快步拉开了门

    看到站在门外的是一个轧钢厂里面的保卫干事,秦淮茹皱起了眉头:“同志,你是不是找李卫东主任的?他住在后院,如果有需要的话,我可以现在把你带过去”

    就凭借你今天闹事的事情,我就能够狠狠的收拾一顿,然后关你个十年八年的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棒梗吓得脸色发白,连忙苦苦哀求道:“领导这只不过是一个误会啊,你可不能够这样对待我啊

    我是秦淮茹的儿子,还得麻烦你把这件事情告诉秦淮茹。

    罚款怎么样?我让秦淮茹来缴纳罚款”

    李科长没有想到棒梗竟然会这么简单的就把秦淮茹出卖了

    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别的什么更好的处理办法了

    按照规定,李科长确实可以把棒梗关押几年。

    但是棒梗毕竟是李卫东的邻居

    如果说上纲上线的话,对李卫东的影响也不好

    所以说把秦淮茹叫过来批评一顿,然后再罚一点钱就成了最好的选择

    这样想着,李科长喊来了一个保卫干事,让他去四合院里面走一趟

    这个时候秦淮茹正在家里面焦急的等着棒梗回来

    在以往棒梗虽然说也经常很喜欢在晚上出去跟朋友们玩耍,但是他都是吃过晚饭才出去的

    今天棒梗却没有回家吃晚饭

    秦淮茹在门口朝外面看了好几次,都没有发现棒梗的身影

    “这个棒梗到底干什么去了?他难道不知道家里人在替他担心吗”

    秦淮茹这个时候等的已经有一点不耐烦了,气呼呼的说道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这话有一些不满意了,他瞪着秦淮茹说的:“秦淮茹,你在胡说什么呢?我告诉你吧

    肯定是因为今天你批评了棒梗,所以棒梗生气了,才会离开的,要不然的话,他怎么可能不回来吃饭呢”

    秦淮茹郁闷的说道:“贾张氏今天人家给了棒梗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车被棒梗浪费了,我怎么可能不批评他呢

    倒是你整天袒护着他,每一次我批评他的时候

    你总会在旁边跟我生气,这样下去我们如何能够把棒梗教育好呢

    早知道当初我就该听李卫东的话,直接将你撵出去了,让你不要插手棒梗的事情”

    贾张氏瞪大眼说道“好你个秦淮茹啊,我就知道你没有操好心

    你是不是早就巴不得我这个老婆子赶紧滚蛋呢?

    我告诉你啊虽然说你现在拿到了贾东旭的职位

    但是我才是贾家辈分最高的人,你要是敢把我撵走的话,咱们街道办的同志肯定不会放过你的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不但会剥夺你工人的职位,还会把你撵出京城,让你只能够回到农村当一个社员”

    秦淮茹当然知道贾张氏所说的话,只不过是在吓唬他罢了,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心情跟贾张氏争吵了

    当然了,秦淮茹也是在吓唬贾张氏而已,他是贾张氏的儿媳妇,无论如何是不能够把贾张氏撵出去的

    他们两个互相吓唬,已经是属于常规操作了,毕竟他们两个人现在都拿对方没有办法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

    “秦淮茹肯定是棒梗回来了,你怎么还不去开门呢”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敲门声,顿时兴奋了起来,连忙催促秦淮茹

    他在得知棒梗没有回来之后,其实比秦淮茹还要紧张

    毕竟在贾张氏看来棒梗才是他们家里面真正的继承人

    如果说棒梗出了什么意外的话,那贾张氏说不定就会被秦淮茹撵出去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贾张氏自然不愿意看到棒梗出问题了

    秦淮茹快步拉开了门

    看到站在门外的是一个轧钢厂里面的保卫干事,秦淮茹皱起了眉头:“同志,你是不是找李卫东主任的?他住在后院,如果有需要的话,我可以现在把你带过去”

    就凭借你今天闹事的事情?,

    我就能够狠狠的收拾一顿?7??╬?╬??,

    然后关你个十年八年的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?,

    棒梗吓得脸色发白?,

    连忙苦苦哀求道:“领导这只不过是一个误会啊,你可不能够这样对待我啊

    我是秦淮茹的儿子,还得麻烦你把这件事情告诉秦淮茹。

    罚款怎么样?我让秦淮茹来缴纳罚款”

    李科长没有想到棒梗竟然会这么简单的就把秦淮茹出卖了

    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别的什么更好的处理办法了

    按照规定,李科长确实可以把棒梗关押几年。

    但是棒梗毕竟是李卫东的邻居

    如果说上纲上线的话,对李卫东的影响也不好

    所以说把秦淮茹叫过来批评一顿,然后再罚一点钱就成了最好的选择

    这样想着,李科长喊来了一个保卫干事,让他去四合院里面走一趟

    这个时候秦淮茹正在家里面焦急的等着棒梗回来

    在以往棒梗虽然说也经常很喜欢在晚上出去跟朋友们玩耍,但是他都是吃过晚饭才出去的

    今天棒梗却没有回家吃晚饭

    秦淮茹在门口朝外面看了好几次,都没有发现棒梗的身影

    “这个棒梗到底干什么去了?他难道不知道家里人在替他担心吗”

    秦淮茹这个时候等的已经有一点不耐烦了,气呼呼的说道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这话有一些不满意了,他瞪着秦淮茹说的:“秦淮茹,你在胡说什么呢?我告诉你吧

    肯定是因为今天你批评了棒梗,所以棒梗生气了,才会离开的,要不然的话,他怎么可能不回来吃饭呢”

    秦淮茹郁闷的说道:“贾张氏今天人家给了棒梗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车被棒梗浪费了,我怎么可能不批评他呢

    倒是你整天袒护着他,每一次我批评他的时候

    你总会在旁边跟我生气,这样下去我们如何能够把棒梗教育好呢

    早知道当初我就该听李卫东的话,直接将你撵出去了,让你不要插手棒梗的事情”

    贾张氏瞪大眼说道“好你个秦淮茹啊,我就知道你没有操好心

    你是不是早就巴不得我这个老婆子赶紧滚蛋呢?

    我告诉你啊虽然说你现在拿到了贾东旭的职位

    但是我才是贾家辈分最高的人,你要是敢把我撵走的话,咱们街道办的同志肯定不会放过你的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不但会剥夺你工人的职位,还会把你撵出京城,让你只能够回到农村当一个社员”

    秦淮茹当然知道贾张氏所说的话,只不过是在吓唬他罢了,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心情跟贾张氏争吵了

    当然了,秦淮茹也是在吓唬贾张氏而已,他是贾张氏的儿媳妇,无论如何是不能够把贾张氏撵出去的

    他们两个互相吓唬,已经是属于常规操作了,毕竟他们两个人现在都拿对方没有办法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

    “秦淮茹肯定是棒梗回来了,你怎么还不去开门呢”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敲门声,顿时兴奋了起来,连忙催促秦淮茹

    他在得知棒梗没有回来之后,其实比秦淮茹还要紧张

    毕竟在贾张氏看来棒梗才是他们家里面真正的继承人

    如果说棒梗出了什么意外的话,那贾张氏说不定就会被秦淮茹撵出去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贾张氏自然不愿意看到棒梗出问题了

    秦淮茹快步拉开了门

    看到站在门外的是一个轧钢厂里面的保卫干事,秦淮茹皱起了眉头:“同志,你是不是找李卫东主任的?他住在后院,如果有需要的话,我可以现在把你带过去”

    就凭借你今天闹事的事情,我就能够狠狠的收拾一顿,然后关你个十年八年的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棒梗吓得脸色发白,连忙苦苦哀求道:“领导这只不过是一个误会啊,你可不能够这样对待我啊

    我是秦淮茹的儿子,还得麻烦你把这件事情告诉秦淮茹。

    罚款怎么样?我让秦淮茹来缴纳罚款?”

    李科长没有想到棒梗竟然会这么简单的就把秦淮茹出卖了

    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别的什么更好的处理办法了

    按照规定,李科长确实可以把棒梗关押几年。

    但是棒梗毕竟是李卫东的邻居

    如果说上纲上线的话,对李卫东的影响也不好

    所以说把秦淮茹叫过来批评一顿,然后再罚一点钱就成了最好的选择

    这样想着,李科长喊来了一个保卫干事,让他去四合院里面走一趟

    这个时候秦淮茹正在家里面焦急的等着棒梗回来

    在以往棒梗虽然说也经常很喜欢在晚上出去跟朋友们玩耍,但是他都是吃过晚饭才出去的

    今天棒梗却没有回家吃晚饭

    秦淮茹在门口朝外面看了好几次,都没有发现棒梗的身影

    “这个棒梗到底干什么去了?他难道不知道家里人在替他担心吗??[(.)]16?♀?♀???”

    秦淮茹这个时候等的已经有一点不耐烦了,气呼呼的说道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这话有一些不满意了,他瞪着秦淮茹说的:“秦淮茹,你在胡说什么呢?我告诉你吧

    肯定是因为今天你批评了棒梗,所以棒梗生气了,才会离开的,要不然的话,他怎么可能不回来吃饭呢?”

    秦淮茹郁闷的说道:“贾张氏今天人家给了棒梗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车被棒梗浪费了,我怎么可能不批评他呢

    倒是你整天袒护着他,每一次我批评他的时候

    你总会在旁边跟我生气,这样下去我们如何能够把棒梗教育好呢

    早知道当初我就该听李卫东的话,直接将你撵出去了,让你不要插手棒梗的事情”

    贾张氏瞪大眼说道“好你个秦淮茹啊,我就知道你没有操好心

    你是不是早就巴不得我这个老婆子赶紧滚蛋呢?

    我告诉你啊虽然说你现在拿到了贾东旭的职位

    但是我才是贾家辈分最高的人,你要是敢把我撵走的话,咱们街道办的同志肯定不会放过你的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不但会剥夺你工人的职位,还会把你撵出京城,让你只能够回到农村当一个社员”

    秦淮茹当然知道贾张氏所说的话,只不过是在吓唬他罢了,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心情跟贾张氏争吵了

    当然了,秦淮茹也是在吓唬贾张氏而已,他是贾张氏的儿媳妇,无论如何是不能够把贾张氏撵出去的

    他们两个互相吓唬,已经是属于常规操作了,毕竟他们两个人现在都拿对方没有办法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

    “秦淮茹肯定是棒梗回来了,你怎么还不去开门呢”

    贾张氏听到敲门声,顿时兴奋了起来,连忙催促秦淮茹

    他在得知棒梗没有回来之后,其实比秦淮茹还要紧张

    毕竟在贾张氏看来棒梗才是他们家里面真正的继承人

    如果说棒梗出了什么意外的话,那贾张氏说不定就会被秦淮茹撵出去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贾张氏自然不愿意看到棒梗出问题了

    秦淮茹快步拉开了门

    看到站在门外的是一个轧钢厂里面的保卫干事,秦淮茹皱起了眉头:“同志,你是不是找李卫东主任的?他住在后院,如果有需要的话,我可以现在把你带过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