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 人心摇曳

    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,仿佛笼罩了大汉所有的州。

    吕县,一座佛堂内。

    脸角宽厚,面色红润,身穿僧衣,披头散发的笮融,正跪坐在佛像前,认真的礼佛。

    在小佛堂外,桥瑁吃着斋饭,不断的摇头。

    他瞥了眼里面虔诚无比的笮融,眼神闪过不屑冷笑,转头看向门外。

    雨势渐小,但到处都是雨水在蔓延,流淌,一些低洼处更是积了不知道多少,肉眼看不见深浅。

    “桥兄,我这斋饭如何?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笮融走了出来,一脸宽厚慈悲模样,微笑着坐到了桥瑁对面。

    桥瑁放下筷子,摇了摇头,道:“没滋没味。想当初的笮县令,跃马扬鞭,威名赫赫,现今也吃得下这种粗茶淡饭了?”

    笮融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双手合十,唱喏了一声‘阿弥陀佛’。

    旋即,他看着桥瑁,道:“平生业障太多,但克制己身,以赎罪孽。”

    桥瑁是一个字都不信,也不想与笮融绕弯子,与这个人绕下去,天黑都绕不回来。

    桥瑁坐直了一些,神情慢慢肃色,道:“南郡遭遇大雨,洪水冲垮河堤,淹没了三个郡,我听说,刘使君已经发信求援了?”

    笮融轻叹一声,越显慈悲,道:“阿弥陀佛,百姓受灾,我亦感同身受,愿佛祖保佑。”

    桥瑁神情冷漠了几分,道:“笮兄,你的佛主能保佑荆州百姓,能否保得住你?”

    笮融面不改色,道:“桥施主谬矣。佛祖慈悲,普度众生,我为芸芸之一,佛祖岂会弃我不顾。”

    桥瑁冷笑一声,道:“朝廷只是自顾不暇,但凡腾出手来,不说笮兄在这里的作为,单说三郡漕运,会一直交托于笮兄吗?一旦有人接手,笮兄的所作所为,如何掩盖?凭借笮兄手里的五千人还是你的佛祖?”

    笮融被触及到了痛点,笮融满脸慈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凶狠之色,目光阴恻恻的盯着桥瑁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熟悉的表情,桥瑁反而笑了,道:“笮兄,大争之世,须未雨绸缪,早做谋算。”

    笮融脱掉了身上的僧衣,束起了头发,而后才沉声道:“桥瑁,我知道伱在彭城有很多人,我也容得下。但你来找我,究竟为了什么事情!?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我认识的笮融,”

    桥瑁笑容爽朗,旋即目色一正,道:“笮兄,据有天下者,何必卯金刀!?”

    笮融神情骤变,旋即嗤笑一声,道:“多年前桥兄不是已经试过了吗?那时朝廷内忧外患,行将溃散,桥兄举起了大旗,而今如何?丧家之犬耳!”

    对于笮融的讽刺,桥瑁丝毫不在意,反而道:“那时确实是我操之过急,但时移世易,现今的朝廷,看似兵强马壮,团结一致,可外强中干,内里虚浮,经不起一点挫折。只一处溃,天下立崩,汉室必终!”

    笮融其实早就知道桥瑁贼心不死,却依旧冷笑不止,道:“桥兄,是要我带着彭城几千人谋反?”

    “不是彭城,”

    桥瑁神色一变,道:“举大事者众,届时有人登高,笮兄举旗响应,天下景从,大事成矣!”

    笮融满脸不屑,双眼森冷,道:“阉党,何进,袁氏,袁遗,你,袁术,董卓……前车之鉴如此之多,桥兄,你车底下还差你一颗头颅。”

    桥瑁没有任何愠恼之色,道:“南方有士燮,袁绍,刘表,带甲二十万,西方刘璋,割据一州,出汉中十万。北有鲜卑,乌桓,匈奴,骑兵五万。而今朝廷国库空虚,连兵马粮草都不能供养,只须一把火,立时天下大乱,群雄并起,给卯金刀,束之高阁!”

    桥瑁知道这一点说服不了笮融,继续说道:“那曹操掌天下兵马,而今屠戮三城,定为刘辩所弃!曹操一死,何人掌兵?且豫州,乃大乱之地,此番暴雨之后,定有良机!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令笮融神情微动,却还是冷声道:“我为一郡太守,食君之禄,岂有反叛之理。桥兄,念在过往交情,我不拿你向朝廷邀功已是极限,切莫多言,请吧!”

    笮融严词拒绝,可在桥瑁眼里,分明已经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他起身后,抬手见礼,朗笑道:“笮兄,告辞!”

    笮融冷哼一声,看都没看,反而穿起僧衣,解开头发。

    这时,彭城郡尉刘皓走了进来,恭恭敬敬的低声道:“府君,这桥瑁之言,恐多有不实,只是为了鼓动府君叛逆,向洛阳泄愤。”

    笮融起身,站在佛堂门口,满脸悲悯之色,语气却冷漠如冰,道:“管他图谋什么,我们不动,坐观风云变幻就是。”

    刘皓面露喜色,道:“府君高明,下官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背对着他的笮融出声道:“那桥瑁刚才说,南郡大雨,荆州刘表派人来求援?”

    刘皓愣了下,道:“是。不止是荆州,徐州,兖州,豫州都有派人来,索要钱粮,都已经被下官打发走了。”

    笮融沉默一阵,静静看着佛像,道:“给豫州那边送三千青壮,一万石粮食。”

    刘皓一脸疑惑,道:“府君,豫州与我们毫无干涉,那刘繇与府君还有些龌龊,为何要帮他?”

    “去办吧。”笮融没有解释,双手合十,虔诚的迈入佛堂。

    刘皓顿时不敢再问,躬身后退离开。

    但没多久,他又小跑回来,看着跪坐在佛像前,专心礼佛的笮融,欲言又止,满脸焦急。

    笮融低着头,喃喃自语,不知道过了多久,出声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刘皓连忙举着一封信,道:“是张辽,张辽发信来,要抽调彭城所有城防兵,还要求府君将过去一年的漕运所得,悉数运送去下邳,以用来治水。”

    笮融双眼冷漠一闪,旋即向佛像躬身,念了声‘阿弥陀佛’,而后默默一阵,道:“只给一半。”

    刘皓道:“所有都给一半吗?”

    笮融道:“对,另外,多拖延几日,去信给那张辽,言说彭城的困境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刘皓心里一松,应下就走。

    “加税吧。”

    刘皓还没走几步,又传来笮融的声音。

    刘皓顿时知道,这是要找补回来,当即道:“下官明白。”

    笮融没有再说话,专心礼佛。

    这会儿,桥瑁已经上马,准备离开吕县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眼,仿佛冒着浩大佛光的圣佛寺,心中既怒又不屑,自语道:“到了那时,还由得了你,蠢货!”

    桥瑁骑着马,慢悠悠的走着,心里对着吕县有着种种想法。

    这吕县的资货真的太丰厚了,要是能拿下了这里,十万大军的数年钱粮就有了!

    ‘最好相从,否则就拿你祭旗!’桥瑁心里发狠。

    没用多久,桥瑁出了城,身边的仆从望着前面的大路,道:“主人,我们现在是去荆州还是扬州?”

    桥瑁一路走来,摆在眼前的,是先去见刘表还是袁绍?

    桥瑁稍稍沉吟,道:“先去吴郡。”

    仆从一怔,道:“主人,那吴郡的乌程侯孙策对朝廷忠心耿耿,据说主动上书,愿意做狗皇帝的扈从,现在已经不在吴郡了。”

    桥瑁望着吴郡方向,道:“不过是虚与委蛇之举罢了。那孙坚就不是什么忠贞之辈,他的儿子又岂会是什么忠臣良将?走吧,先去吴郡。”

    仆从再无二话,跟着桥瑁向东南行去。

    此时,刘繇还在忙于治河,虽然雨势变小,但水位还在不断增加,冲击着河坝,随时可能会溃堤。

    樊能从前面下来,脸色愤恨,随手举起一根大木头,咬牙切齿的与刘繇道:“使君,还是有以次充好,你看这木头,里面都是空的,是假的!”

    刘繇吓了一跳,连忙走近,伸手一掰,看似粗壮结实的木头,瞬间分崩离析,碎屑掉了一地!

    “什么人干的!?”

    刘繇又惊又怒,转头看向堤坝。

    要是下面都是这些东西,那决堤几乎是必然的!

    樊能一见,急忙道:“使君放心,一发现我就来禀报了,暂且没有埋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刘繇神色立松,道:“快快快,将假的都找出来,决不能放入河堤。”

    于麋这时走过来,道:“使君放心,我正在命人找。但是,下官担心其他地方。”

    刘繇猛然惊醒,道:“对对对,快快,通知田丰,刘备等人,一定要严格核查,决不能容许这种东西用来铸造堤坝!”

    “府君,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田丰已经快步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浑身是泥,脸上的泥都已经干了,眉头上都是,只有一双眼睛还是通红,血丝充斥。

    田丰握着佩剑,大步而来,沉声道:“不是说严查,严格验收吗?为什么还有这种东西?但凡稍有不慎,我等功亏一篑,如何向豫州的父老乡亲交代!?”

    刘繇明显感觉到了田丰急了,语气中杀气腾腾,立即喝道:“樊能,你说!”

    樊能是跟随刘繇多年的人,哪里不清楚他的意思,急声道:“使君,田府君,并非是下官等疏忽,该验的,该查的都做了,下官,下官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!”

    田丰确实动了杀心,情知朝廷问罪的人很快就会到,他要是被抓走了,这河堤怎么办?那些人还不是想干什么干什么,为所欲为!

    “给我查!”

    田丰怒喝,这个时候,他比刘繇还要有威势,直接道:“不管是谁,查到了就杀!”

    刘繇吓了一跳,当即出声阻止,道:“不可!”

    旋即又意识到不妥,快步上前,拉过田丰到一边,低声道:“元皓,此时不宜轻动。或许,这是一些人的阴谋,这个时候,切勿生乱,一切要稳!”

    田丰何尝不知道,到处的谣言纷飞,作乱的更是不少,恨的面露狰狞,道:“使君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刘繇抬头,看了眼逐渐停下来的雨势,道:“元皓,现在雨停了,正是良机。我们先堵住缺口,而后下游疏通,让水位降下来,确保洪水得控。眼下,万不可节外生枝,坏了大事!”

    田丰见刘繇没有说出什么有用的,强压怒气,道:“好,便依使君。”

    实则上,田丰另有想法。

    他要在被朝廷抓走之前,将那些隐藏的宵小全数抓获,甚至全数诛杀!

    只有这样,他们修河的事才能得保,继续下去,豫州的数郡百姓不会被洪水吞没。

    刘繇见田丰听话,心里稍松,回头看了眼,凑近道:“我前不久得到消息,朝廷派钦使来了。”

    田丰并不意外,他在相县杀了那么多人,朝廷无动于衷才是奇怪,神色不动道:“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曹嵩。”刘繇道,只说出了这两个字,没有多说其他。

    田丰一怔,道:“曹嵩?”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这个人,且不说他是威名赫赫的曹操的父亲,单说曹嵩本人也是能人,一路官运亨通,在中平年间更是位列三公之一的太尉,天下何人不知?

    更何况,曹嵩的养父还是贯穿三朝的大长秋曹腾!

    “曹操之父曹嵩?”田丰面露怪异。

    兖州发生的事情,田丰自然知晓。曹操在兖州屠戮三城,朝野沸腾,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,可朝廷这个时候反而命他的父亲为钦使来豫州,这是何意?

    刘繇见田丰沉思,道:“元皓,其他的我们无需多想。这曹嵩本一直居于谯县,不声不响。他从谯县进入沛郡之后,突然消失了踪影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我担心,他已经在相县了,正在暗查。”

    田丰双眸拧成川字,道:“使君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刘繇又抬头看了眼天色,故作迟疑的道:“这雨据说要停好几天,我们有时间回相县,或许,还有转圜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田丰哪里不明白刘繇的意思,当即沉声道:“府君放心,人是田丰抓的,也是田丰杀的,绝不连累使君!使君暂请继续治河,下官去相县领罪!”

    “不可不可!”

    刘繇连忙道:“此事,怎能是元皓一人之过。我们一同回去,阐说其中厉害,相信朝廷以及陛下自有公断。”

    钦使都杀了,还对相县县令抄家灭族,这种事,朝廷以及陛下,还怎么公断?

    田丰心知肚明,道:“使君安心,下官知道如何办!”

    田丰自从下了决定,也有赴死之心,这会儿,只想摘出刘繇,好让他继续治河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刘繇不算是贪腐无能之辈,还是有为民为国之心的。

    刘繇刚要继续说话,樊能突然跑过来,急声道:“使君不好了,钦使落入了匪徒之手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