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251章 是玉玊大师!

    <b>最新网址:</b>厉家长孙审视地看着面前丰腴的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四十上下,脸上带着适度的笑容,不卑不亢,面对厉家长孙的眼神,也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“您那日参加了宴会?”厉家长孙试探性地问道。

    女人摇头,“我只是来替主家送上歉礼,我没有参加过宴会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道,“可否见一见老爷子,这份歉礼,希望能够亲自送到他手上。”

    因为很珍贵。

    话音才落,电梯门打开,厉家老爷子从电梯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自从老爷子行动不便之后,家里便装了一台电梯。

    厉家老太爷看到女子也是疑惑一番,女子说明来意,将手中的锦盒送上。

    “那日主家无意当中碰了老太爷的心爱之物,为表歉意,特意送上这份礼物,希望老爷子能够喜欢。”

    厉家老太爷忙说道:“无妨无妨,可否请主家一见!”

    女子面露歉意,“主家不甚方便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厉家长孙倒吸口凉气。

    厉家老太爷亲自相邀对方都拒绝了!

    厉家老太爷显露失望之色,继续争取道:“等主家方便了也可以,老头子实在仰慕能够弹奏三弦琴之人,不怕你笑话,我穷尽二十多年都未曾弹奏出所以然,真的非常想同这位大师结交一番。”

    女子稍作迟疑,“抱歉,这件事我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不急,我等着大师的音信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厉家老太爷脾气好得很,恨不得事事迁就。

    送走女子,厉家长孙便让人偷偷尾随,查清楚这位大师的所在。

    他们喜欢占据主动,不喜欢被动。

    女子离开之后,厉家老太爷打开锦盒,从里边拿出一张纸。

    厉家长孙挑眉,就算这张纸是金子做的,也算不上有多珍贵,一张普通的纸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厉老太爷打开纸,目光一扫顿时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家一目十行地看下来,手都跟着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好好好,太好了!”

    厉家长孙见爷爷又笑又赞,忍不住扫了一眼纸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乐谱!

    一直跟在老太爷身边,他略懂音律,一眼便看出这乐谱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三弦琴的乐谱!”

    厉家长孙低呼一声,面露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三弦琴之所以难以弹奏,一个是不得其法,一个是没有专门的乐谱。

    像那位大师能够将《山居吟》用三弦琴弹奏出来,其功底相当深厚,对音律可谓是极其精通。

    厉家长孙见爷爷如获至宝,郑重地将这一页纸捧走,心里倒是稍稍松口气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,或许他就不那么急躁了。

    如同预料那般,老爷子的血压降下来了,每天沉浸在研究三弦琴乐谱当中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人有事做,浑身的病都没了。

    之前待命的家庭医生们只留下一部分人,其余的都散去。

    厉老太爷一边等着对方回信,一边潜心研究这乐谱,厉家长孙也愈感对方了来头不小。

    他那日派去的人跟丢了不说,还差点被人坑了一把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那位对他的警告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人到底是谁,反侦察能力如此之强,不仅能够察觉到他们的行踪,还能反将一军。

    虽然这边没有头绪,不过厉家长孙又有了新的发现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厉家长孙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千真万确,有影像在的,您看看这影像,送歉礼之人是不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厉家长孙看了当时视频,虽然不是高清的,但是一眼就能看到那将画卷交给对方的女人,就是给他们送歉礼的女人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厉家长孙起身前往老爷子的房间,将发现的情况告诉了老爷子。

    厉老太爷本不高兴被人打扰,但是事关大师的事情,他特意交代过,第一时间找到他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位大师……就是玉玊大师?!”厉老太爷思索着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厉家长孙点头,“我认为是一个人,杜家老爷子寿辰的时候,就是这个女人送的贺礼,那日您亲眼见过,这就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厉老太爷以前从未关注过玉玊大师这号人物,大名肯定是听过的,毕竟他也是圈内人。

    只是他始终对这个藏头露尾的大师不感冒,甚至一度认为这个人是某方势力虚拟出来以吸引什么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可如今到了他自己身上,很多观点又都改变了。

    反复看了好几遍影像,厉老太爷不得不承认,会弹奏三弦琴的这位大师,应该就是玉玊大师!

    为了更多了解这位玉玊大师,厉老太爷开始翻看她以前的直播回放,很快他就确定是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”

    四艺排在首位的琴便指的古琴,玉玊大师精通似乎也没那么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可是这位玉玊大师未免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看这个手,绝对不超过三十岁,甚至也就二十四五。

    爷孙二人正在研究的时候,管家来报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,大少爷,扶风贺家三爷望拜见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厉家长孙蹙眉,“不见,你就说老太爷身体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贺家人,他连借口都懒得找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厉老太爷忽然出声制止,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厉家长孙不解地看着爷爷,这个时候不应该专心致志找玉玊大师吗,他们和贺家人没有交情,不见面也不影响什么的。

    厉老太爷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:“看以往的直播,贺家那位和玉玊大师有联络。”

    厉家长孙恍然,的确是。

    贺家三爷精通音律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,他们一家子都是专家级的人物,一对双胞胎在音律上也颇有天赋。

    三弦琴的消息一经传播,他们找过来一点都不让人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家子不是都在国外吗,什么时候回国的?

    贺三爷穿着一身白色西装,身边跟着一对如花似玉的姑娘,想必就是他的女儿了。

    “厉老,冒昧来访实在不好意思。”贺三爷行了晚辈礼。

    厉老太爷专精古琴,在这方面的造诣相当了得。

    互相见了礼,奉茶后,贺三爷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晚辈这次来,真真是想见一见能够弹奏三弦琴的高手,不知道厉老能否帮忙引荐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贺三爷送上一份礼物,算是见面礼,也是拜谢礼。

    见面礼是一架古琴,拍卖价格在三千万左右,直接拿来送礼,可谓是奢侈至极。

    他知道厉老太爷喜欢古琴,故而拍下来送礼。

    有这见面礼在,双方也就有了人情。

    厉老太爷说道:“我并未见到这位大师,引荐恐怕是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贺三爷露出疑惑之色,不是在宴会上发现的吗,怎么会没见到?

    厉家长孙简单说明一番,贺三爷才恍然,原来还有这样一层内幕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倒是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有人能够弹奏三弦琴,特意从国外连夜飞过来,扶风都没回去,直接飞到京城来了。

    太可惜了!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厉老太爷话锋一转,“虽然这次没有见到,但是想必是有机会能够见到的,恐怕还需要贺老帮忙。”

    贺三爷一怔,这件事和他父亲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父亲前段时间已经回扶风了。

    厉老太爷和贺三爷一样,都是这方面的行家,正因如此,他们才非常迫切想要见一见那位大师。

    或许是互相理解这种心情,厉老太爷也很痛快地将他们的猜测说出来。

    贺三爷都惊了,“您是说,这位弹奏三弦琴的大师就是玉玊大师?”

    厉老太爷颔首,“是又不是,问一问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怎么问,就要请贺老帮忙了。

    目前已知的,只有贺老和玉玊大师有联系,被送寿礼的杜老都没有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贺三爷沉吟片刻,说道:“厉老放心,我现在就回扶风一趟,有任何消息我都会告诉您老。”

    厉老太爷听到这话颇为欣慰,目光看向那对双胞胎女孩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女儿吧,听说很有天赋,过段时间给她们引荐一下业内名师。”

    贺三爷顿时高兴起来,他们夫妻虽然水平很高,但是女儿的发展方向不同,如果有相关的名师交代,她们会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告别之后,贺三爷马不停蹄赶回扶风去了。

    四合院中,青黎听了厉老太爷的想法,也没有打算去见面。

   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她实在没精力去应付这些世家之人。

    太麻烦。

    她也不愿意因此而得罪人,想了想,决定用贺江屿的方法,给这位老人家找点事情做。

    于是她又写了什么,让贺江屿的人帮忙送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次送去的是什么?”贺江屿难得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女人淡泊名利,倒是将这一群老东西耍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若是青黎知道他的想法又要打人了,她只是遵从内心想法,可没有故意耍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青黎卖了个关子没告诉她。

    厉老太爷再一次见到那丰腴女人的时候,他就知道玉玊大师拒绝了见面。

    如果是玉玊大师,似乎也就能预料到了。

    “主家不便相见,知道老人家喜欢三弦琴,故送来这份曲目。”

    这次厉老太爷当众打开锦盒,看到里边的内容,差点当场失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