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故意为之?

    赵奇珍想到墨承影,他为人虽然狡诈多变,于感情上却很直白。

    相爱时,举国相赠,不顾朝臣阻拦,让沈雁归一介妇人上朝议政。

    出席区区宫宴,还需要玩手段?

    没必要。

    何况乌达摩壑王确实当众,为自己妹妹丹珠请命。

    沙屠鲁虽是弹丸之地,可是全民皆兵,个个身手了得,而且他们培养死士也很有一套。

    摄政王又不是个傻子,怎可能放着人才不要?

    万国宴必然要带王妃出席,这除夕家宴、群臣宴,便不可能换人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话,赵奇珍不必对一个棋子多言。

    “无妨,不差这一两日。”

    借着节下宴会,再观察观察,还更稳妥些。

    赵奇珍从怀中掏出一封信,放到桌面,“眼下正值年节,想必府上正忙,不知道安先生可方便出府?”

    陆安用回答:“府上而今都是沈二小姐当家,鄙人通行无阻。”

    “安先生常在市井行走,想必人脉广博,便有劳先生。”

    赵奇珍两指并拢,将信推到他面前,又让小厮给了他一沓银票。

    “先生只管放开了去做,银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陆安用看到这一沓银票,眼睛亮了一下:

    他们这些做土匪的,拼死拼活赚那几个血汗银子,抢了这拨,还不知道下拨什么时候来。

    还是当官好啊,明抢还不费力。

    赵奇珍先行一步,带着小厮,从东南门低调离开。

    陆安用留坐片刻,拆了书信,看完之后,手指点着桌面,面有愁色。

    信中所述很简单,事情也不难办。

    若在陵州,陆安用一夜之间便能叫全城皆知,可这里是京城,他的人手有限。

    他得想个法子,找人帮自己把这些谣言传出去。

    陆安用决定去大街上转转。

    他从西北门离开「百花深处」不多久,南门便有人架着驴车出门送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车徐徐赶到摄政王府侧门外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“锦绣坊掌柜,半个月前王爷和王妃在锦绣坊定制了两套衣裳,奴家特意给王爷王妃送来。”

    杜清徐将入府名帖递出来,侧门打开,马车入内。

    因着身份低微,她的马车只能停在后院统一之所,而后步行去君临苑。

    隔着微雨湖,沈清月看着杜清徐,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回沈二小姐,那是锦绣坊的杜掌柜。”

    “素日去锦绣坊连杜掌柜的面都难见,没想到她会亲自过来给姐姐裁制衣裳。”

    丫鬟听出沈清月话中的醋意。

    冯妧清出事之后,摄政王府的眼线尽数被除,剩下的都是精挑细选而来。

    谁会是傻子呢?

    尽管现在王爷和王妃真的闹了矛盾,可王妃就是王妃,一日在那个位置上,便一日不是她们这些奴婢可以议论的。

    丫鬟并未顺着沈清月的酸话去说,而是道:

    “向来摄政王府要的东西,没有哪家掌柜敢不亲自上门?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沈清月合上手里薄薄的账册,“回头我可以让她帮我做套衣裳吗?”

    她已经很有女主人风范了。

    丫鬟有些不敢应话,“王爷而今待沈二小姐亲厚,沈二小姐想要什么,只管同王爷说便是,奴婢想,王爷没有不应的。”

    推给王爷,便没有自己的责任了。

    芳音附和道:“是啊,小姐而今深受王爷喜爱,便是想要天上的星星,王爷也会命人去摘来呢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府上丫鬟。

    王爷待王妃,那真是要星星不给月亮,而且非得亲自去摘。

    摘完还得放在胸口捂着,生怕星星不热不发光。

    哪里肯假手于人?

    丫鬟瞥一眼沈清月手里的账册,想必近来账房那边头疼得紧,年关本就事多,还要单为她做几本假账。

    而这位沈二小姐,将军府嫡出,从小在侯府养大,竟轻易便被金银外物蒙蔽双眼,连王妃刚入府的三分谨慎都没有,毫无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就这还想做王妃?

    悬。

    ?君临苑。

    墨承影本就不是为了囚禁沈雁归,只是不安全感作祟,怕她会跑、怕会失去,才下令重兵围着君临苑。

    什么送出去的东西全都原封不动退回,更是无稽之谈,墨承影恨不得将他家卿卿送来的东西,全都供起来好。

    是以君临苑这边,除了限制王妃出府,其他并不十分严苛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造成君临苑禁止出入的错觉,根本就是因为君临苑本身够大,沈雁归有忙不完的事情,压根懒得出门。

    杜清徐将丫鬟留在院中,亲自抱着衣裳进殿。

    早在冬月,杜清徐便已经同绿萼核过账目,这个月月初,她又给沈雁归完善后的未来规划,此时不必多提。

    沈雁归试衣裳的时候,她在旁汇报「百花深处」兰蕙居的事。

    「百花深处」选址巧妙,处处戳中官老爷们的喜好,简直就是为这些个官大人特意建造,怎可能是一家普普通通的酒楼?

    这背后的东家,就是沈雁归。

    沈雁归为了搜集信息,特意为官老爷们选下此地,但她从不出面。

    在「百花深处」的那位“东家”、实际上的掌柜,确实是一位孀居妇人,她是杜清徐举荐的,名叫余晚晚。

    人品可靠、非京城人士。

    无论这些官老爷怎么查,余晚晚都只会是孀居妇人,不会发现任何其他问题。

    “他虽然将信件烧毁了,但是纸灰完整,依稀可以辨别上面的字迹。”

    杜清徐将一张叠好的信纸递给沈雁归,“这是晚晚对着光抄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雁归瞧了一眼:“得传国玉玺得天下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杜清徐老实道,“就这么一句,搞得神神秘秘的,晚晚和我都没有参透其中深意。”

    话都摆到字面上了,能有什么深意?

    他们散播这句话的用意,大抵只有一个——

    墨家得位不正,不过是乱臣贼子谋朝篡位,人人得而诛之。

    王朝创立本无所谓得位正不正,胜者为王、败者为寇,赵奇珍这些人,应该是在为自己的谋逆事业做铺垫。

    沈雁归笑了一声,“这衣裳做得很好,跟新嫁衣似的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她抬手转了一圈,“每次和王爷一同穿吉服穿朝服,穿一类衣裳的时候,总有种新婚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杜清徐知道不该问的不问,也不纠结那句话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王爷和王妃比翼连枝、浓情蜜意,可不就是新婚夫妻么?”

    她双手合十,“民妇听说民间好些地方,已经不拜和合二仙,改拜王爷和王妃了。”

    这事有待考证,但是纪州确实修了天妃庙,百姓以香火供奉。

    王爷沾了夫人的光,也在庙里。

    沈雁归笑道:“王爷那套我明日拿去宫中给他试试,若有问题,自会派人去寻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意为:若有需要她们做的,自然会派人告诉她。

    杜清徐:“是。”

    与南褚一战势在必行,沈雁归要在大战之前,狠赚他们一笔。

    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,赫连珏为大战做准备,这两年必定在大量囤粮。

    哪个朝堂没有几个蛀虫呢?

    粮食有的赚。

    此外,南褚普通士兵需要自己购置甲胄、兵器、马匹……等一应装备,马匹动手脚很容易被发现,但是其他东西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大夏有成人之美,这些东西,沈雁归“送”了。

    两人为着做一名出类拔萃的奸商,且能够在南褚瞒天过海,好一番谋划。